公考之路
主页 > 公务员 > 公考之路 >

【锐评】把“刷人数”的准败类公务员挡在门外

宾语的廉政空间

  媒体昨天报道:为了减少竞争,借用他人的身份证进行注册报名,造成自己想要报考的岗位看上去报名人数很多,以此吓退部分竞争对手。2010年国家公务员招录考试开始报名以来,“刷人数”成为了不少考生当中的热门话题。

  我不得不承认,那些刷人数的考生,他们的智商和做派,当公务员已经足够资格。

  举两个例子:
《中国广播网》18日报道,住房和城乡建设部政策研究中心主任陈淮否认“二次房改”,同时认为中国楼市不存在泡沫,上世纪90年代中期日本房地产价格的暴涨暴跌有历史原因,不能简单的以此来谈中国楼市的泡沫。他认为:“中国的房子正在越盖越结实,没有什么泡沫,如果有泡沫那也是为节能而用的空心砖。”

  陈淮睁眼说假话和权力对下的傲慢,让人叹服。

  说他睁眼说假话是因为,上海“楼倒倒”,成都“楼歪歪”,南京“楼脆脆”,北京“墙脆脆”、“楼陷陷”......房子出了这么多的问题,陈大主任却说中国的房子正在越盖越结实,是他不上网、不看报,还是看到了、听到了,故意在那里装孙子?上海“楼倒倒”,成都“楼歪歪”,是实心砖都倒了,歪了,脆了,还在遑论什么空心砖呢?

  说他傲慢是因为,假如是国务院领导问他房市是否存在泡沫,陈主任还敢往“空心砖”上去胡扯吗?由这样没有职业操守和责任感的人来担任住建部政策研究中心主任,怎么可能制定出来让人民满意的民生住房、和谐住房、住有所居gkz6的住房政策呢?“二次房改”话题发起人、《住宅立法研究》一书副主编、住宅法专家李明认为陈淮这是妖言惑众,强烈要求住房和城乡建设部罢免他的职务,追究他发表不负责任言论的渎职责任!

  其实,陈淮并不是第一个装孙子者。

  2008年12月15日,南京江宁区原房产局局长周久耕因公开发表“查处低价销售楼盘”言论而遭到网友人肉搜索,被曝出抽天价香烟“九五至尊”(每条售价1500元至1800元之间),戴“江诗丹顿”名表(价值10万元),并抖出其开名车、家有多处房产等消息。

  不幸的是,装孙子的周久耕最后被证明是真孙子,本月10日被判了11年有期徒刑。  

   此前的2007年10月,国家人事部副部长尹蔚民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公务员的待遇其实并不高,“比外资企业的待遇差远了,比我们很多国有企业的待遇也差不少,在社会不同的就业群体中,公务员的待遇是一种中等gkz6的水平,因为我在人事部也是负责公务员工资福利的,我对这些情况数字都是比较清楚的。”(据2007年10月26日《新京报》报道)

  这就奇了怪啦。既然尹部长口口声声当前公务员的待遇水平其实并不高,比外资企业差远了,但自他的“公务员待遇不高”论出来后,公务员报考者却是一年更比一年多,竞争也一年更比一年激烈:2008年国家公务员考试报名人数为80万,平均竞争比为60:1;2009年报名人数为104万人,平均竞争比为78:1;2010年国家公务员招考报名的头三天不少岗位就已经达到几百比一的竞争比。

  既然公务员的待遇水平并不高,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人削尖脑袋往里挤呢?

  住房和城乡建设部政策研究中心主任陈淮和国家人事部副部长尹蔚民,他们都能代表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国家人事部出来讲话了,应该都是公务员身份吧?和这些公务员比起来,那些刷人数的考生,作为“准公务员”,他们的智商和做派,是不是已经有足够资格来接陈淮们的班了呢?

  公务员待遇不高,为什么报考者趋之若鹜,使尽手段?人们常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一旦钻进了公务员队伍,就算加入了公务员群体,就走进了权力的金字塔,就可以三年一个台阶地慢慢往上爬,就可以在“行政权力部门化、部门权力个人化”中,以权换权,以权换利,权权互换,权钱交易,你给我桃,我送你梨,积累人脉,拉拢知己,互相提携,共同牟利。

  无论官场,无论民间,都流传着“工资基本不动,抽烟喝酒靠送”的说法,虽不无偏颇,却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一些地方公务员的实情,一些贪官也用“实际行动”为这一说法提供了强有力的佐证。
我们来看看安徽省供销合作社联合社原主任(正厅级)、合肥市前市委副书记许道明(被判无期徒刑),合肥市商务局局长(正处级)江黎夫妻在法庭上曝出的官场“潜规则”吧。

  庭审进行到第三天下午,在对家庭来源不明的巨额财产进行质证时,为了把无法说明来源的巨额家庭财产“说明白” ,许道明和江黎均表示“我们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大曝起了官场“潜规则”。

  许道明说:工资性收入这种算法远低于我自己的实际收入,不算购物卡之类,光是计划生育奖励,每年有三四千元,外贸给我们领导(每年)几千元,这些都不在工资表上,可发不可讲的每年少说也有几千元,很多单位都这样,时间久远记不清了。我们常说,工资外的gkz6收入远大于工资收入。还有一块是灰色收入,是非法收入,但不是受贿,我在市委分管劳动、人事、经贸、教育、广播、电视、开发区等等很多部门,逢年过节几乎每个部门都能给千儿八百的,有的局甚至给两三千元。

  江黎说:我是搞经济工作的,各种收入特别多,一个是大家都有的,但不在统计表上显示,比如过去很多(委、局)都有自己的宾馆、招待所,里面挣的钱给大家发福利,都是不会说的,账上也查不到。还有我们单位内部的“创收奖”,以工会、机关党支部名义发的钱,一概都不算,工资条上也不显示。另外参加妇女的活动,发的钱是非常高的,都是奖励“一把手” ,所有的责任人都是“一把手”,个别直接交给你(单位正职),不让别人知道。我经常参加业务活动,凡是搞业务活动,各个部门牵头的,你以为是白奉献?都是发钱发补助!我举个例子,1995年我到香港去,一次就发了5000港币;200 6年4月到香港参加徽商大会,4天时间发了3000港币,我一分钱也不用花。

  许道明、江黎是因为身在被告席,“顾不得那么多了”,才大曝起官场的“潜规则”,我们不知道的公务员“潜规则”又有多少呢?

  周久耕和许道明夫妇都是公务员里的反面典型,却让很多人眼前一亮:当公务员真实惠啊! 

  公务员是金饭碗,端上了这个饭碗,就等于是揣到怀里一个金疙瘩,旱涝保收,生老病死都是国家的了。

  公务员是金饭碗,端上了这个饭碗,吃饭、住房、车改、医改、奖金、实物都滚滚而来。

  公务员是金饭碗,端上了这个饭碗,上班上上网,喝喝茶,聊聊天;下基层调研又有烟酒,又有笑脸;下班又有请,又有送,又有小蜜来传情。

  公务员是金饭碗,端上了这个饭碗,好处多多,却不需要承担什么风险。

  我的担心是,用刷人数的办法来阻止他人报名,这些报考者的目的原本就不是为了为人民服务,而是为了抱金饭碗,这些投机钻营者要是钻进了公务员队伍,他们能做到清正廉洁,公道正派吗?
难道,我们的公务员队伍要等着邓玉娇们来清理门户吗?

  不能把准败类公务员挡在门外是一种悲哀。但要想把这些准败类公务员挡在门外,除了建立惠及全民、尽可能均等公平的社会保障和福利制度,还必须真正建立起公务员公平选拔、严格考核淘汰退出等竞争机制。  

  其他行业打破“铁饭碗”已经多年,唯独公务员,还在端着“金饭碗”。倘若能建立起科学有效的公务员监督和退出机制,推进问责制度的深入,通过改革,让公务员只有服务没有特权。同时,加大反腐败的力度,让手中掌握公权力的公务员不敢贪,不敢占,贪则镣铐加身,占则身败名裂。  

  “金饭碗”不那么好端了,端的是责任,是风险,很多人还会争着去端吗?

  就眼下来说,把“刷人数”的准败类公务员挡在门外,是对这些不法者最好的法律保护。

公考刷人数2009-10-21

精品栏目导航

相关信息

季度热门点击

    随机推荐

    gkz6.com精品化移动网站
    管理邮箱:gk@gkz6.com